当前位置:首页 > 强暴野蛮 > 训汉强暴

训汉强暴

2019-09-21


我呼吸着久违了的清新空气,足足八年了,自从上次失手被捕,足足八个年

头,我一直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囚室之中,被迫反醒着自己的过失,不过那只不过

是我对保释官所说的话其实在这整整八年,足足一千四百零六十二日的漫长日

子裏,无论每一分每一刻,我都无法忘记那些美女们在我的指掌挑逗下动情呻吟

着。



  她们的娇喘、她们的哀号,才是我的生存价值。八年的长时间非但没有冲淡

我的淫望,结果反而令它充份地累积起来,直到我重获自由的今天,终于可以好

好的发洩了。



  我抬头望着阔别已久的青森铁路站,从今天起,我要再一次在这裏快活,我

要铁路上每一个清丽可人的美人儿,都成为我姦淫的目标。从今天起,铁路之狼

再一次的重生了。



               (第一章)

  我虽然性急,但我知道自己却不可急燥,尤其是自己已有了八年的空白期,

虽然这八年内我的身体已锻炼得倍为壮硕,足以应付各种高难度的性爱姿势,但

是无可否认,我的反应却大不如前,而且我更需要时间去了解清楚铁路班次的转

变,与及繁忙时间的人流,以决定最适合我下手的时机。



  三天,我足足花了三天,才弄清楚现今铁路的时间性,令每日班次超过四百

班的铁路成为我姦淫肆虐的工具。不过这短短三天,可比以往在牢中的每一日更

加倍痛苦,面对着满街的美食而我却要用他妈的理智去控制自己不要冲动,对我

而言简直是毫无人性的酷刑一样。



  不过痛苦的日子到昨日已彻底完结,我悠閑地站在月台上的一角,摸弄着我

最心爱的指环。这下小动作其实是我的坏习惯,我苦笑着看看如今正套在我食指

上的指环,那是只足足有半寸厚的铁指环,内藏锋利的刀片,在我有需要时,刀

片能从指环内弹出,用以割开女性的衣物,所以一直是我寸步不离的随身工具,

因此亦养成了我在观察猎物时爱摸弄它的习惯,已确定它就在我的手上。



  那幺为何我正在摸弄它?因为我已找着了久违了的猎物。我看一看手上的时

计,离列车到达仍有三分钟的空閑,我缓缓的迫近了猎物,希望在上车前好好的

观察她。



  她应该是一名女大学生,由她身上穿着整齐的女子大学校服便可得知,年龄

看上去则大约十八、九岁,头上长长的秀发整齐的直垂到背后,在小巧纤直的鼻

子上架着眼镜,令她整个人看上去更富书卷味。



  我缓缓转至她的侧面,观察着美女动人的身躯,美女的身体发育已接近完成

的阶段,足足三十四寸的上围,充满着年轻的弹性,是属于手感最好的年龄,纤

细的腰肢再加上性感的丰臀。再看着那双外露在裙子之外的诱人大腿,真叫我看